http://www.xzxcly.com

AI寻亲!一次找回4名走失10年的孩子

AI寻亲!一次找回4名走失10年的孩子

 

  优图实验室供图

  “比中了4个孩子!”

  空姐一次次催促坐在即将起飞飞机里的李新关上手机,最后时刻四川警方电话里传来的这个消息,让他兴奋不已!电话那边传来一阵欢呼声,甚至还有哽咽声。李新也激动得眼眶湿润了,他知道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。

  根据腾讯优图实验室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的圈定,警方进一步进行DNA亲子鉴定,结果找到了4位走失大约10年的孩子。这在国内是第一次,的确是了不起的突破。

  “喜出望外,甚至有点不敢相信。”作为腾讯守护者计划的安全专家,李新曾有过8年从警经历,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参与寻亲打拐案件,然而,这次使用人工智能(AI)寻亲的经历却很不平凡。

  你走得再远,也走不出我的心 

  当李新的同事收到寻亲父母们寄来的孩子照片时,大家都沉默了。一张张照片被厚厚的油纸层层包裹,生怕有所污损。孩子基本都在3岁以下,有的孩子只有人生中唯一一张照片,有的甚至只是满月照。

  四川省公安厅刑侦局打拐处处长蒋晓玲回忆,收集照片时很多父母都反复嘱咐千万别弄丢了照片,“对于父母而言,这是孩子留给他们的唯一寄托”。

  这些照片里的孩子都与四川省公安厅打拐处一批积案相关。2008年至2010年,10名三岁左右的孩子在四川陆续被拐,“小耗子”就是其中一员。

  “小耗子”的父母是湖北人桂宏正夫妇,为了讨生活,在四川省武胜县沿口镇一个热闹的集市开了一间酒铺。每当回忆起那个噩梦般的下午,桂宏正依然痛心疾首。

  “那是2009年6月12日下午5点20分,我和爱人发现‘小耗子’不见了,我们四下寻找仍没找到,我们在街上越找越绝望,哭喊着:‘小耗子’,你在哪里啊?你在哪里啊?……”桂宏正回忆起那一幕,依然难以平复心情。

  “‘小耗子’2006年7月出生,非常乖巧懂事,我每天要起早贪黑酿几百斤高粱酒,搓出高粱后会摊在地上,两岁多的‘小耗子’会拿着扫把晃晃悠悠地帮着扫,还说,长大了我也要帮爸爸做酒……”孩子被拐后,一幕幕与孩子朝夕相处的场景不断浮现在桂宏正眼前。

  孩子一走失,明暗两重天。夫妻俩仍然经营着小酒铺,赚了钱就在全国各地奔波参加寻亲大会,或者听到哪里有一丝线索就跑过去核实了解,花光了积蓄就回家赚钱然后继续上路。

  2014年,四川警方抓获一名拐卖儿童的人贩子,结合之前大量的调查和证据,确定了包括“小耗子”在内的10名被拐孩子被卖到了广东,但是通过全国打拐DNA信息库比对并没有结果,仅凭一张儿时照片,找到分别多年的孩子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  2018年5月,桂宏正来到河南郑州参加一个寻亲大会。他心里知道,得了肺癌的老父亲坚持不了多久了。在郑州火车西站的寻亲现场,他在脖子上挂起寻人启事的牌子,面对前来采访的媒体哽咽着说:“‘小耗子’,你在哪里啊?……你爷爷时日不多了,他想见你最后一面啊……‘小耗子’……”刚说完这话,他接到老家打来的一个电话:老父亲去世了。

  当桂宏正急匆匆赶回老家时,看到父亲眼睛睁着,似乎在等待自己归来,嘴巴张着,似乎在念叨小孙子的名字……

  “过去10年,我们身边的老板换了好几茬,我们也有机会去别的地方做生意,但是我们始终没换地方,酒铺也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,一点没变过。”桂宏正说。“‘小耗子’走得再远,也走不出我们的心啊。我们一直在等着‘小耗子’回来,我们想,他对这个地方是有记忆的,也许有一天,会突然想起这个地方,然后自己找回来……”

  每位被拐的孩子,都是我的心病 

  蒋晓玲从事打拐工作已经整整19年了。这个过程中,她经历了太多的杳无音信和破镜重圆。

  她说,一些家长寻找孩子多年未果,他们会说:“我们也不奢望孩子们重新回到我们身边,我们只是想知道他们在哪里,看他们一眼,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……”

  过去10年,四川省公安厅打拐处和案发县市的公安机关一直在积极寻找那10名被拐儿童的下落。“调查访问、模拟画像、网络公告……能试的方法我们都试了,但是时间隔了这么久,而且没有拐卖中间人提供线索,真的是太难了。”蒋晓玲说。

  转机出现在2017年12月,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去腾讯调研时,了解到了优图实验室的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,于是将这一技术介绍给了四川警方。

  此前腾讯等公司利用人工智能协助寻亲已有不少成功经验。比如,截至2018年10月,接入优图技术的QQ全城助力累计找回600多人;截至目前,使用该技术的福建省公安厅“牵挂你”防走失平台累计找回1000多人。

  “难度很大。”李新说。“其实当时大家心里没底,但当大家看到那些层层包裹的照片时,就下定决心要努力一试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